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Saying Loving

*设定是空少x机师,具体可以看看两年前的烂尾文→click here

*很久没写文了ooc可能有点雷,专业知识乱吹。整篇文十分接地气,作为一篇在高空发展剧情的文我本来也不想的。还是暗搓搓求个评论。

*搭尾班车祝黄少生日快乐啦

*BGM. Say you love me-Patti Austin(《冲上云霄2》插曲)

  现在航线过了半程,一路上天气很好,艳阳高照,还没有一朵称得上云的水汽团碍着黄大机长的视线,甚至他还嫌透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

  “阿轩,今天这天气那么好真的很少见啊,一片云都没有,”黄少天的心情如同窗外灿烂的天气一样晴朗,“你说那么好的天气不拿来度假拿来工作太可惜了,我和他都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哦,黄少你能不能停一停,这话你说了第五次了。”郑轩摊在右边副驾驶座上,手上还勾着残留了一丁点咖啡的纸杯。他一点都不想听黄少天想如何立刻跳机去哪个无人的小岛和他的“亲爱的”、“心尖儿”、“宝贝”卿卿我我相亲相爱。

  “下次我该学学周泽楷和江波涛,上完班就去度假,还省了一趟机票钱。”黄少天把最后半句说完,决定做一名有素质的好机长,截住了这个不太友好的话题并即刻转移。然后他一转头直视前方的广阔天空正打算来一段慷慨激昂的高空宣言——

  “靠,怎么那么晒,我墨镜呢?”

  郑轩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在制服的口袋里翻找,“你怎么不找找你那位——”

  话音未落,舱门推开了,黄少天不见了。郑轩推了推自己一起完飞就戴好的墨镜,确认自己戴墨镜的决定是有多英明神武。

  “文州……”黄少天反手拉上舱门,本来想找副墨镜的,结果悄悄地盯着一个人的背影有些出神。客舱和乘务员专用区域只有一帘之隔,临近中午,乘务长正忙碌地整理着餐车。

  “喻文州……”他再轻轻喊了声,无果,准备突袭。

  “喻乘务长。”黄少天趁喻文州蹲下身子的时机,把恶爪伸向他的头发,满足地蹂躏一通,在他快要转过身的帮他迅速理回原本的模样,故作无辜地笑笑。

  没用发胶手感就是好。

  “少天,你怎么有空出来了。”喻文州也没回过身去。

  “都中午了,来看看你怎么忙的。”黄少天说,顺手把放在最上方的餐盒递给喻文州。

  “我也就这个时候忙,不像黄大机长。”喻文州抬眼,“这上面两份是你的,你要拿来充公?”

  “别别别如果拿去充公还不给那些乘客投诉得要死,砸了我们公司‘飞机餐最优’的铁招牌。”黄少天摆摆手,把餐盒揽了回来,将里面的饭菜转移到不知道从哪掏出的玻璃饭盒里,“你试试就好了,我多撒了把盐。”

  “小的感激涕零,承蒙黄大机长恩泽,这就为您试一下味道。”

  喻文州站起身,拿筷子戳了一只虾仁。黄少天捧着餐盒一副“我是不是很厉害”的表情求夸奖,猝不及防感觉脸上有一片温热如蜻蜓点水点了一下。

  “甜的,好吃,以后少天可以多做点。”喻文州心满意足把虾仁塞进嘴里,末了还舔了舔唇,激得黄少天老脸一红。

  “喻文州现在是工作时间!在这趟机上我可是你上司,分分钟给你降职。”

  “这样的话,那只能……”

  喻文州以瞬间入戏可以立刻转行去演艺圈混个影帝的素质,低头作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清清嗓子尽力以少年般清澈的声音。

  “领导求潜规则求包养。”还悄悄看过来,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我这样的类型能不能让您满意呢?”

  黄少天被吓得虎躯一震,忽然脑中浮出一句老话。

  不能得罪长得好看的空乘,很可能人家上面有人。——事实是面前的喻乘务长混到今时今日早已不像最初就业没有靠山只得一个人拼命爬,他确实有了人,这人背景不太大但也得罪不起——黄少天总不能得罪自己,何况只是得罪喻文州就能让他一段时间不太好受,身体上心理上皆是,“上面”只是说说而已。

  但本着机组内领导风范,不能输人更不能输阵,他压住险些脱口而出的“满意满意”,心底暗骂两声表面咳了两下故作镇定。

  “小喻啊,你这样说让本机长很难做啊。这样吧,你看外面天气挺好,阳光灿烂……”

  瞬间,黄少天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他摸了摸镜框,不太满意这副墨镜无法进行装逼大业还显不太稳重的风格。他拨开了阻挡视线的两只不知名物体刚想槽两句,透过褐色的镜片看见喻文州款款情深的笑容。虽然不只是款款情深,但黄少天眼睛里都被他的款款情深充满。

  “嗯,不错啊小喻同志。”

  这墨镜我每天给戴着都不是问题,他喜欢就成。黄少天十分豁达,所有的小怨言还没到嘴边就烟消云散。

  “以后有事多来找我,随时恭候。”

  “那就多多叨扰您了,不知您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度个假呢。”

  喻文州发挥礼仪课上学来的本事,十分有绅士风范拉开驾驶舱门并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含着笑推着餐车走进客舱。

  舱门内。

  “来,乘务长大人说可以早点开餐。请问郑轩先生,您要鸡肉饭还是牛肉饭?我都帮你拿进来了你先挑。”黄少天把拿进来的飞机餐都塞给了郑轩,自己掀开了分装开来的玻璃饭盒。标配白米饭,蜜汁叉烧、清炒虾仁加几根青菜分列一旁,米饭上盖了个荷包蛋。菜肴的丰盛程度头等舱也不一定能比得上。袅袅热气带着饭菜香飘满了整个舱室。

  我挑完你又不吃,哪来的先拿后拿。郑轩心里十分鄙视开小灶的行为。他脱下墨镜随手以揣,打开了装飞机餐的铝盒,咖喱土豆鸡,伙食不错,对比起来,惨淡。

  “谢谢啊黄少,这自家做的菜味道淡不淡啊?老实交代,乘务长究竟起多早给你做的这桌子菜。”

  “我去,郑轩你盯着你自己的那盒子饭,我都好不容易从喻乘务长那给你多顺了一盒还拿进来了,不能不珍惜上级的这份心意啊,不能过多贪心啊。”黄少天抱着玻璃饭盒,嘴里正嚼着一块叉烧,腮帮子鼓起宛如一只护粮的松鼠在啃坚果,“跟你说啊,这我自己做的,做了两份特别重口……不对你管谁做饭干嘛,关你什么事,是文州疼我给我早起做饭你不乐意个啥。你那么勤管我闲事,怎么刚才你那么懒不去超车前面那辆飞机咳咳咳……”

  “你喝口水吧。”郑轩转身拍了拍黄机长的背,顺带戴上墨镜挡住某种程度上耀眼的光芒,“我不图你和喻乘务长的爱的——噗黄少你哪来的墨镜啊怎么那么童年。”

  “文州给我的,怎么,是不是特别帅!”黄少天抬手满意的摸了摸镜框边缘的米老鼠耳朵,“我觉得这副眼镜也特别适合我们机组人员佩戴。”他啪地一声把眼镜旁边伸出的两只手折回了褐色的镜片前,完美捂住眼睛。

  “确实……”

-End-

我还是很想写这设定的文啊,可能会写一系列。还有很多脑洞。

说实话我只听着bgm写了前半段。

参考某位知乎答主的花样回答,特别好玩,可以看看→一位机长

不会嫌我啰嗦吧QUQ

评论(5)
热度(4)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