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蛇燕]养燕 01

*养成,我流武侠江湖设定,ooc。

*现在飞燕还没出现。

1.

  昆仑山脉绵长无际,尚未有智勇之士探数山峰有几何,只得远远瞭看,唯有皑皑白雪之寂寥清冷,偶有几枝遒劲寒梅扎根石缝,除此不闻一丝活气人烟。无人愿登临这山巅以求安居,却偏偏有一奇人盘踞于一山头休养生息不知已多少载,还筑起了山庄以享安闲之趣。话说自那时起这山头便笼着一层紫气,寻过几位高僧道士,有云此是祥云福至神龙东临为吉兆,有云此是毒气笼罩祸及百姓为凶兆,众说纷纭,无一确凿,只凿实这位奇人亦或许是哪位神仙降临。当是时有壮士自告奋勇前赴后继,备好清水干粮一切行装便往这昆仑山巅攀去一探究竟。怎知数月过去了,数年过去了都还未有一位得到神力顺利归来,倒是那笼在山巅的紫雾消散了许多。这渐渐没人关心是否有位神仙在那山上修炼着,只当是饭后趣谈和孩童的睡前故事罢。

  但传闻确是不假,有一位男子在这山上的庄子里修身,此人名唤灵蛇,修炼的是不算磊落的毒功。在他寻到昆仑以前的年青岁月里,在江湖上兴风作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哪个门派的得意子弟都得忌惮三分,各个掌门见他也要拿出几分客气。多少人朝他抛出橄榄枝,他又仗着年少轻狂亦有为的资本硬生生掰断了多少枝无可计量。因他自始至终内心怀有“天下第一”的念想,终究还是收敛起无端搅弄风云的心思,不愿掺进江湖的恩恩怨怨里瞎湿上一身浑水。正当他遍迹天下,念着找一处会灵聚精的风水宝地以卧薪尝胆提升修为之时,不曾料在何时何处触了哪门哪帮的逆鳞,惹来了哪门哪帮的祸患,几经逃脱后依然被一众黑衣门客围追堵截在昆仑山脚。灵蛇不依,用杖扫出一条血路后,步履轻巧如燕,倏地窜入山石间不见人影。黑衣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领头的一男子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刀,日光下隐隐能见刀身上的金龙云纹。他眼中腥红,周身杀气腾腾,见属下如此,便低声令道,“这小儿再怎么能跳也跳不出这座山,随我上山搜。”

  得令,黑衣们攀上山岩,仔仔细细翻过每个洞穴每道石缝,仍毫无人迹可寻。寻着寻着渐入昆仑深处,雪线始现,石壁上铺了浅浅地一层雪,冰冷而滑腻,壁上有道浅浅的痕迹,一直延伸至更深处的洞穴里。这似是有人在此驻留了片刻后滑入了洞里暂且躲避。

  “在此!”灵蛇听见洞口处有人呼喊,紧接着脚步声由稀疏至密集往洞内而来。他轻哼一声,往更深处走去,在漆黑里绿莹莹的双眼闪着比昆仑山巅的雪还要冷上几分的寒光。洞内不见天日已久,千百年间阴晦之物在此孕育催生。灵蛇深谙阴毒之道,携行的毒物被他安置在暗处。小东西们许久未接近这般阴暗境地,一改在光天之下的无精打采,霎时精神抖擞,它们待有人走近,便迫不及待地将毒牙埋入血肉之中,喷洒出的毒液流转于敌人的经脉间,毫无声响地一击毙命。

  “尔等小辈只会使这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吗,不如出来与我堂堂正正地战一场。”

  “呵,你这是在找死。”

  从此往后的战斗灵蛇也记不大清楚,印象中黑衣们折损大半,领头的人重伤而退,自己也一拳难敌四手而元气大伤。灵蛇虽不喜昆仑山巅的寒冷入骨,却亦幸亏的是当初被追至昆仑山,误打误撞,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在昆仑山择了一块适宜修养之地,将先前被自己的毒物咬得半死不活的人养成蛇侍当成苦力护院花肥一举多得。

  灵蛇在山上悠闲自得,日常是练练功、炼炼毒、养养花,天气好的时候下山四处转转。他身处山中宛如处于仙境,一日便是千秋的过好日子,期间有不少的仇家或者旅人跑到他的地盘来,还用不到他露面,他养的蛇侍就把来人抓得立刻去见阎王,少数身强力壮的魂飞魄散了却还吊着一口气,被灵蛇救活来试毒。

  好日子过得多了也会感觉无聊。这日难得阳光灿烂,灵蛇一边眯着眼享受着太阳的温暖,一边着手在制着毒药。最近没有人上山惹事,也就没有人能为灵蛇试试这份药的毒性究竟到了那种地步。他在山边的野梅树下拾了一把雪搓了搓手,手上的沾染的药液顺着少许融化的雪水落回树根上,枝上的梅花依旧开得正艳。

  看来是要找个人了。

-tbc

明天还有一发。以后就不知道了.......

评论
热度(28)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