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蛇燕]养燕 02

*养成,我流武侠江湖设定,私设更多,ooc

*写着写着就很想疼爱疼爱飞燕。外加求个评论..

2.

  灵蛇趁早上天气大好下了山,在郊外林中晃悠过一圈采了不少草药,又恰巧碰见正缺的一味药材。心情甚佳,赶在日薄西山前进了附近的镇子里歇息片刻。

  日暮之时,夜露深重,石板路边已洼积了几汪小潭。他面对水洼中倒影,正衣襟,理容装,嘴角边扯出个微笑,虽是僵硬却亦勉强算得上是笑。此刻一头金发化为青丝随意扎起,青绿的眼瞳被黑色重新掩盖,指尖的鹅黄早被抹去,悄然藏起自身气息——除了缠在小臂上的一条蛇,一切看上去总归是个正常人罢。他将手藏回衣袖之中,拾掇整齐随身的包袱,再往身上撒几把尘土,形如一个已风尘仆仆赶了几天几夜远路的旅客。

  “客官,进小店歇一会罢!”招徕过客的伙计在店门卖力吆喝。尽管如此,客栈仍是门可罗雀,与街道两旁的店铺相较,怎是一个凄惨了得。

  “可有房否?”灵蛇喜清静,店家生意惨淡更少有纷纷扰扰,于是他上前问。

  “有的有的,客官请随我上来。”这伙计见着客人仿若饿狼见着久违的荤腥,他呼呼地笑,咧开嘴露出满口黄牙,掏出腰间的一大串钥匙且从中挑出一条,快步跑到楼上打开门锁。

  灵蛇随伙计拐过楼梯转角。蜘蛛已往墙上布下天罗地网,伏在角落静候猎物作茧自缚。他稍稍扯过几根蛛丝,那小东西便飞快地钻了过来,亦钻进了灵蛇的手掌心中,化为齑粉。

  “便是此处,若有事尽管吩咐,小人先行告退。”

  伙计推开了破旧的木门,朽木受潮的味道从门缝间透来。那条缠在灵蛇臂上通身漆黑的蛇嘶嘶吐着蛇信,从灵蛇的衣袖间挣脱出来没入了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滑进了房门里头。房内摆设简陋,只有一张窄床和一个能勉强充数桌子的大柜子,整个房间里也没有灯蜡,不知是店家太过贫穷还是有意为之。

  小把戏,灵蛇想。他把四处乱滑的小蛇捉回手中,按着它的脑袋将它放在柜子上,尔后屈指敲了敲柜子,其中响起略为沉闷的声音。

  “本尊劝你,还是乖乖出来。”灵蛇低声说道。随话音落下,柜子受惊一般剧烈抖动起来,柜门被撞开,一个瘦小的身影闪过,银梭往他要害袭去。他侧身躲开,本思索着要拿过这把罕见的武器以细细端详,却让对方钻了空子飞快地把银梭收回,上半身已探出屋内唯一的那扇小破窗外准备一跃而下。灵蛇既然被钻了一次空子,自然不会被钻第二遍。他飞身擒住小个子的脚腕,一把将其甩回房内。“砰”地一声,肉体和地板激烈碰撞,若非身躯瘦小,恐怕得将这抬脚都嘎吱响的地板击出一个大窟窿。

  这是个小孩子,看样子不过十岁。模样虽未完全长开,亦有清秀的模子,尤是天生的红眸白发引人注目;身上衣裳只是一层粗布所制,在这等环境下却也算得上干净,洁净程度甚至胜过灵蛇此刻所着。他狠狠地盯着灵蛇,挣扎着爬起身,尝试多次站起身,双腿却不尽人意,颤颤巍巍无法支撑他单薄的身子,膝盖又撞回地面,被撞青了一块。

  “呵,小子,你图的什么?”

  灵蛇居高临上地问他。自行走江湖以来,气焰嚣张的人他见过不少,被人打击过后仍锲而不舍虽少见,但像面前小孩这般贸贸然出手不知天高地厚的半吊子倒真没见过。何况,这红色的眼睛,他也只见过两次,这是他第二次看见。

  “钱。还有吃的。”

  小孩子淤青遍身,也不知道受过什么折磨。见灵蛇暂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他也暂时松了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脆生生地答道。

  “姓甚名甚,家在何处。那把武器是怎么回事。”

  “说了就请你吃饭,本尊说的一定能做到。”

  灵蛇饶有兴致,蹲下身子,与小孩更靠近了些。强硬地挡开了小孩用于防卫、于他而言如隔靴搔痒的攻击,握紧小孩有些僵硬的肩膀,将手置他身体上不断往下探察。

  不错的底子,他想,嘴边稍稍勾起。

  小孩不知道面前的人想对他干什么,打不过他也不懂如何瞒天过海,只得实话实说。

  “……我没有家。”小孩咬了咬牙,泪水盈了眼眶,“爹爹和娘亲唤我阿燕,但他们早些年身死,之后我被话作不祥给家中他人赶出门,再也无人以名唤我。”

  “这东西是爹留给我的,小时候看见他用过。”

  “不知……尊上是否满意,可否现下就履行诺言?”

  小孩不太确认,他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高手,依着面前这位的自称便喊了个尊称。他已忘记上一顿饱餐在何时了,为了饱腹,如今的他能干出一切能干的事情。

  灵蛇被这眼神盯的有点不自在,嗤了一声便伸手,不顾小孩推拒将他抱起走至楼下。只见楼下正赶着苍蝇的伙计脸色大变,笑容瞬时消散,狠狠地用眼刀剜了小孩一下,吓得他往灵蛇怀里缩。明明刚才对着灵蛇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现今竟怕一个毫无修为不过是较为恶毒的凡夫俗子。

  “客官,哪里来不懂事的小孩子,有受到惊吓吗?”伙计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赔笑。

  “无妨,我刚往街上逛过,遇见个无依无靠的小孩,便让他跟了我。是吧,阿燕。”灵蛇将小孩往凳子上一放,小孩也没出声,安静如鹌鹑。他随手点了店里最贵的菜肴,以仿若冰川底的坚冰般的声音问,“怎么,店家不许?”

  “不敢不敢。阿福,赶快将菜做好端上来!”伙计被一股莫名的气场压得不敢多言,只能跑往后厨催促,先端了碗面条上桌。

  待伙计跑远了,灵蛇看着小孩吸溜碗里的面条。以不由分说的语气,

  “你刚才未说话,算是已答应过本尊。日后我唤你飞燕,改过名后,你便是本尊的人,不再是四处乱飞的阿燕。”

  然后以毫无拒绝余地的语气再补充一句。

  “吃饱了,随我上山。”

-tbc

朋友们,下期应该是青春期叛逆燕了,所以会越来越ooc

应该是开学后见了,我要开始补作业了

评论(5)
热度(23)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