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派红包的一些规矩

  *有ooc,第一次写喻黄,文中有关过年习俗可能不同,手机排版,慎.



  据说过年派红包有些规矩。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喻文州刚把来拜年的亲戚迎进门,混在人里的一个小表弟就冲到了他跟前,眨巴眨巴着大眼睛就来讨着红包。

  喻文州是第一次被亲戚小孩讨着要红包。

  他发红包的经历也仅限于作为蓝雨队长给队员们派的一块钱一封用来尽尽人情讨讨意头。(*注1)至于在亲戚面前,都是他父母忙着发,倒也没关系到他。

  有小孩向他要红包了,他也不怎么在意。在小表弟的热切盼望下,眉眼弯弯的准备从口袋里随身携带的几封红包里抽出一封放他早已摊平要接红包的手上。还没等喻文州拿出红包,来拜年的其中一位姑姑嘀咕着把自家还期盼着收红包的孩子扯回到自己的身边说教了一番,同时迅速从她自己随身挎的包里掏出一封红包,把自己的红包连同喻文州还没递出去的那封一起热切地塞过喻文州手里。

 

  “文州啊,都过一年了,怎么也没见你谈个对象带过来看看啊,是男是女都告诉我们啊。”

  那位姑姑塞完红包向喻文州道歉说“自家孩子不懂事”之类的一番话,又忙活着和许久没见亲戚嘘寒问暖一番后,开始关心起了喻文州的人生大事。

  “对啊对啊,什么时候我们能去喝喜酒,好以后收红包啊!”(*注2)

  亲戚里的同龄人一边磕着瓜子扯淡一边起着哄。

  “快了快了,谢谢你们的关心啊,有机会绝对把他带来认识一下。”

  喻文州认真回复着,嘴上挂着从容的笑却不见一丝问题应所带来的尴尬。因为没看到喻文州发生措手不及的情况,在一片同龄人起哄的嘘声中,觉得不太对劲的喻父喻母瞧了过来,看了看没什么事也就继续招待客人了。

  喻文州刚刚送走了最后一波亲戚,家中瞬间清净了,他也才有时间翻出手机查看短信。

  『队长新年好!时间过得真快啊又过一年了!队长过年的时候你除了拜年还有没有什么节目啊一波带走那堆难缠的亲戚和群熊孩子和我出来逛逛呗』

  奢侈的用最高手速群发回复了堆满收件箱的新年祝福后,喻文州立即弹开了名为“黄少天”收件人的短信框,一看这内容就乐了。

  『少天是要和我约.....』

  喻文州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手指不断的点击着手机键盘,这场面外人怎么看都觉得是恋爱的节奏。他还没把字打完回复时,喻母恰巧以一副“我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凑过来八卦八卦儿子情感生活顺便谈谈心。

  “文州,爸妈也不是说要逼你,你也到该谈恋爱找个伴儿好好过日子的年纪了,今天我们都知道了,你看你表弟都讨你要红包了,要努力赶快找个伴儿啊。不过……”喻母语重心长地说着,突然话锋一转,又往喻文州身边凑近一些,“......看你刚才那副模样,你是不是有对象了,有空带回家看看呗,放心你怎么样我和你爸也不会阻止。”

  “妈,”喻文州朝自家过多担心的母亲笑笑,顺手点了下逐渐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我有喜欢的人了,您想什么时候见他都可以。”

  黄少天和喻文州也是住在G市,平时离得也不远,加上俩人的职业注定他们平时都是比较死宅,过年了除了必要的出门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家里。

  喻母也没像因此事受什么惊喜惊吓的样子,只是意味深长的向喻文州那再次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瞄了眼,没再多说什么。

  『少天是要和我约会吗?如果明天有空的话我去你家楼下等你^_^』

  喻文州打完短信里剩下的消息,思量着之后这几天的行程,该串门的串了该接待的接了,终于闲下来了这时该操心一下终身大事了。

  『哎是吗队长我终于应付好那群来我家拜年的熊孩子现在都快闲死了,你知不知道那群熊孩子差点就把索克萨尔的手办拆了幸好我眼疾手快保护好了。队长明天你几点到啊我们去哪逛啊我好准备准备。好久没在街上逛了明天终于能趁过年人少去走走了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刚一按下“发送”键,黄少天在几秒内就爆手速回复了一长串文字。谁不知道黄少天越紧张说话打字速度越快。喻文州嘴边的弧度更深了。

 

  “文州他妈,文州是不是恋爱了?”喻父和喻母看着喻文州嘴边逐渐加深的弧度,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悄悄和妻子商量着。

  “准确的直觉告诉我就是这样的。”喻母悄声确凿地回应。

  『不是,明天少天来我家逛逛,爸妈说想见你^_^』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这这这这也太早了吧』

  『不早了少天,我们也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第二早喻文州很早就打了招呼准备好出门了,半小时后喻文州带回了父母都熟悉的黄少天。

  “哎,新年好啊少天,怎么那么早就来我们家了。平时文州总提起你呢。坐坐坐,不用拘束!”喻母热情地招待着黄少天,说起这些话来语速比黄少天的还要快。

  新年到了喻文州家里也布置得充满了年味,春联、窗花、屋子各个角落摆着花市买来的鲜花,还有在音箱里播着过年的歌曲。黄少天家里虽然也有布置,不过家里人都怕麻烦,摆了几盆花就完事。其中在摆弄桃花的时候,他家母亲也喋喋不休跟他提起“什么时候把喜欢的人带回家看看”的事情。

  “新年好!伯母也不用那么客气啦我也是上来坐一坐……”黄少天正说着的时候喻母就塞了一封红包到他手里。

  “没关系没关系,文州的客人就是我们家的客人嘛。给你一封利是讨个好意头!我先去给少天冲杯茶,文州你也和少天先好好聊聊天……”

  喻母利落的拿起茶叶和热水泡起茶来,也没顾及到此时俩孩子的神色。

  “妈,我喜欢少天。”

  喻文州轻轻摆弄好了待客的糖果和零食,放到黄少天面前后,深呼吸了一口直截了当的打断了母亲的话。

  喻妈妈听到后手一抖,差点没把茶给洒了。

  “伯母,我也喜欢文州。其实我们在一起挺久了。”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就被喻妈妈脸上惊讶的神色打住了。

  “文州,少天,我知道了,先让我静静。对了,少天,你父母知不知道你和文州在一起了?”

  喻妈妈冷静了一会,就差没去阳台抽根烟再回来好好跟孩子谈谈。对于孩子的性取向之类的问题本来也没过多干涉,也就由得他去了。不过儿子这一带就是带个平时都熟悉的男孩子回家也着实能让一位妈妈震惊许久。

  “算是知道吧。”黄少天难得的语塞,实际情况他也没告诉家里人,只是告诉他们他自己喜欢的人是男人罢了。

  “妈,等会我去趟少天家,您就不用担心了。”喻文州像是给自己的母亲吃了一颗定心丸,脸上温润如玉的冷静模样让家人放心许多,也让黄少天更沉迷于这场爱恋之中。

  “好。”喻妈妈感慨了一下“年轻就是好”也就放任了这对小年轻的。毕竟如今这社会也是进步了不少,不至于容不下他们俩的。

  因为平时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会偶尔互相串串门,父母们都熟悉彼此也有过了解,他

们双方见了面聊了聊天也没过多干预儿子的事情,让那俩人过得有多快活就多快活。

 

  过了初七,蓝雨俱乐部的人大部分都开工了,忙碌着联盟下半赛季的事情。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前一后踏入蓝雨的大门,就被年龄最小个儿最矮[划掉]的卢瀚文伸手要红包了。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队长、黄少新年快乐!”

  黄少天刚想直接打发走小卢,喻文州就笑着抽出两封红包递给了卢瀚文。

  “……”

  “谢谢队长!”卢瀚文虽然有些疑惑,瞅了眼并肩站着的蓝雨正副队。但是收到红包的喜悦让他顾不上想那么多就拿了利是跑开了。

  派红包是要守些规矩的。

  大心脏[划掉]喻文州此时心情十分愉悦。

  —FIN—

  注1:据说一般过年时候(好)领导上班是要给下属红包的

  注2:据说这边的规矩是结了婚的要给未婚的派红包,一般老夫老妻会其中一人代表派两封红包.[不过现在好像没什么人严格遵守结了婚才给未婚的派红包就是了.


*总觉得自己写得剧情好拖沓..

评论(3)
热度(26)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