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尊礼]危机四伏(猫武士paro)

给cp的生贺,看看cp能不能在lo上看到。

在贴吧发过,来堆在lo里。 太久没写尊礼,会ooc.病句错字多多多。

1

一簇无形的火苗,在森林边缘的隐蔽处悄然燃烧。

原本小小的一团火焰,像是拥有强大附着力,附在身上怎么也甩不掉,摁不灭。火势愈发凶猛,从表面的皮毛一路烧到体内的五脏六腑,灼烧身体每处。但即使是拥有石板赋予能力的青族族长,怎么也感受不到这把火的源头。

又有一片火。属于赤族的火。

这片火海张狂地吞噬着边界对面的森林,映亮了半边星空,但并未照亮藏在乌云后的满轮明月。作为边界的界河依旧借着一丝从乌云后透出的光芒泛起粼粼水波,闪烁着属于青族的点点焰光。

突然,河水漫上边界,青色的焰与赤色的火互相缠斗,宛如坚韧的青鳞蛇斗上狂暴的金狮。但一瞬间,赤色的火完全褪去,汹涌的水也退回了河道中。前一刻仍疯狂的灼烧全身的无形火焰也被扑灭,恢复到平静之态。

最终,在无形的危机里,源源不断的水将扑灭苟延残喘的火。



像是在朦胧中抓住什么线索,宗像突然睁开双眼,紫色的眸环顾四周,在夜色还未褪尽的清晨里注意着潜藏的危机。但在清晨的族长巢穴里,没有伴侣相伴的宗像族长只是听见巢边的小水池里一股股水流叮叮咚咚的翻滚着。他似乎也被这水流声唤起梦中火焰灼烧全身的痛苦感觉,甩了甩蓝灰色的脑袋,步到水池前舔了舔些许冰冷的液体。

“族长。”天刚亮,族里的巫医楠原就急匆匆找上门来。原本断了一只爪子、被迫从武士变成巫医的善条完成了他作为巫医的职责搬到了长老巢穴,年轻的巫医学徒楠原就承担起了这一职责。

宗像优雅的坐在巢穴洞前感受着散发着点暖意的阳光,甩了甩尾巴不急不缓的招呼着巫医,“楠原君,你来得正好。有个梦境,想让你理解一下。”

楠原听着宗像讲述着他的梦,不安的抖着耳朵,“无形的危机四伏。”阳光撒在他浅棕色的毛发上熠熠发光,年轻巫医的目光也移到了边界上,“青色的水漫上岸,熄灭赤色的火?”

这位年轻的巫医也担任着解读星族预示的工作,他总能敏感的捕捉星族的预言,但还是嫩了点,不能完全正确的解读,在解读过程中也会携带些不自信。

“看来,赤族会发生一些事情,需要我族去解决。”蓝灰色的猫眯起眼眸,试图能在这块小高地上看到森林边界两脚兽领地的边缘处。他隐隐感受到石板在颤抖,表面的裂纹间散出无色的光芒。

石板会根据星族的意愿,选出每一个族的族长,一般都是副族长继承族长之位,但最近却不知道为什么,石板总是在上一任族长死后多年才选出一位年轻的、刚脱离学徒身份的武士做族长。无论是赤族,抑或青族都如此。

当石板要选出族长时,表面经常年风化的裂缝中总会溢出代表该族的光芒,随着日子推移,伴随光芒发出的能量愈发强大,直至备选族长来到石板处接受了这份无与伦比的力量和属于族长的九条命。

以前森林里一共有七个族群,但随着两脚兽的领地疯狂的往森林深处推进,每个族群猫的数量锐减。除了赤青两族猫依旧坚守这片土地,其他族残存的猫要么住进两脚兽巢穴,成为一只肥胖慵懒的宠物猫,要么投奔他族苟延残喘,但更多地是迁出此处,另觅领地,或者为了领土战死在两脚兽的武器和爪子里。

石板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其他氏族的力量溢出。



刚当上巫医学徒一个月的安娜已经能认全药草的气味、模样和功用,她与生俱来的感应能力使她能更好地与星族沟通,导致十束连连向这只拥有着罕见的红瞳的银发猫抱怨,每次抱怨时总是一边碎碎念一边灵巧的用那双金色的爪子编一些小玩意。

“安娜酱,自从你搬来巫医巢穴里我就没和星族那些老家伙们聊天了。”十束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愉悦,毕竟少有猫拥有能感应星族的天赋,他爪子边已经堆满了用坚韧的草叶编织的麻雀,螳螂等一系列玩意儿,反而安娜就像个巫医一直反复在整理检查新采集的药草,掂起脚丫试图够着石壁顶端的小洞,“这些小玩意够多了,育婴室里的小崽子们玩到下一次满月都玩不完了。”

“嗯。”

“好好准备一下哦,今晚上满月了要森林大会了!好激动,又可以见到楠原君了!”

“多多良,没有罂粟籽了。”

“小安娜不急,过了今天再采也不迟。”

“但是……”她从早晨刚醒来,内心就被一股不详的恐惧所充斥,仿佛族里会有猫失去性命。她不愿意看着任何一只猫遭受痛苦和死亡的威胁。

“好吧好吧,我去边界那里采一点回来。”十束看着安娜担忧得要滴出水的眼神,心一软答应了。

“要找一位武士一起去。”安娜正把一棵药草嚼烂敷在一位武士疏忽被老鼠咬下的伤口上,提醒着十束。

十束心里有点忿忿不平的想着究竟谁才是学徒,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向边界走去。他记得他在那里种下过几棵罂粟。

“不用找武士啦,很快回来的!”



赤族族长巢穴里,一只正蜷着身子的金红色、强壮的猫突地睁开眼睛,嗅了嗅周围的空气。

梦中的血腥味,狐狸的臭味无论如何也不能驱散开,周防走出族长巢穴。

太阳已经藏在地平线下,满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所有的族猫都在兴致勃勃的期待着一月一次的森林大会。

但是,巫医不见了。

在草薙想着那个不靠谱的巫医怎么带着学徒那么早就跑了去四棵树的时候,有两只猫的影子出现在营地入口。

周防眼前似乎闪过一幅不可思议的恐怖画面,周身泛起了赤色的火焰,照亮了整个营地。

银发的巫医学徒身后跟着一名小巧的武士,武士身上伏着一具满是血的尸体。

“十束哥他……在边界被……”

那个名叫八田的武士呜咽着。

“是狐狸。”

月亮被遮掩在乌云后。

安娜轻轻拨开尸体上伤痕的毛发,把那一撮不属于十束、带着狐狸臭味的白毛拨在了地上。

TBC.

剧情苦手

解释一下:

猫武士原著里有四个族群,每个族族长有九条命.族群里的猫死了都会到星族里去,星族的猫都会时不时预言未来。每月满月时都有森林大会,好像是说各族在这晚上和平相处讲述近况,但要是发生冲突就会有乌云遮住月亮,森林大会就要被中止.

我和cp是通过尊礼相识的,所以我就写篇尊礼了.


评论
热度(1)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