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尊礼]危机四伏(猫武士paro)

2.

除了满月大会,平日族群间的联络就是通过巫医之间的交流。算上巫医学徒,一个族群里就只有两个巫医。恰好,赤族里当过巫医的长老都已经步入星族行列,只好让才刚从育婴室搬到巫医巢穴不久的安娜替上巫医这个极其紧迫空缺的职位。

于是,安娜踏过边界寻找所需要的药草时,向同是巫医的楠原传达了一个惊恐万分的消息。

“你是说,十束君的死是因为狐狸?”

在领地里出现了狐狸、獾之类的猛兽洞穴,都能使全族群的武士倍加关注。被其他猛兽袭击,比两个族群的猫针锋相对更可怕。楠原像是想象到了一副血流成河的场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安娜没有吭声,只是咬断了眼前这株植物的茎,溅出的汁液染在空气里,飘散出阵阵苦涩。

“我们领地里没有狐狸洞。”也只有在面对另一位巫医,那双血一般红的双眼里才收起了一些敌意。她叼起那一小捆从青族领地里补充的药草,道了句谢谢就踏着河上露出的石头走到对岸。

楠原踏入水中照看着赤族那位新晋升的小巫医,她看上去弱不禁风、摇摇晃晃的腿却迈着坚定的步伐。

“哟,楠原,那就是赤族的新巫医吗?还没在满月大会上见过她呢。”日高招呼着,从草丛里灵敏地钻出,猛地扎入了水中。抬头把身子冒出水面时,他的嘴里还叼着一条还在扑腾着的鱼。

“据说十束君被狐狸咬了吧,可能这还只是他的学徒呢。”楠原没有把安娜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别的猫听,“快去捉几只老鼠,我不想吃鱼了。”

“怎么转口味了?赤族的猫才会抓老鼠呢。”日高跃上了水面,甩掉身上还沾着的水滴,叼起捕到的鱼走回营地。

金红发猫的柔软脚掌悄无声息踏入黑暗空荡的空间里,四周的黑暗渗入皮肤的千万个毛孔中,把一切感官封闭,除了石壁间渗人的笑声不断刺入耳膜。空间四处像是长着许多张嘴,类似于笑声的长啸从各个方向传来。即使是如周防一般优秀的武士,也无法分辨出声源。

“叮——铃——”

深不可测的漆黑高空中摔下了一部奇怪的机器,红色筒状的传声筒里也传出了石壁中同样的笑声。

周防不由地紧绷着身体,如同鎏金的眼眸紧盯着这个两脚兽发明的器具,凌乱的皮毛上闪烁着赤红色的火光。万分注意之时,一只浑身雪白的魂魄如同幽灵一般钻进了周防的瞳孔内,试图通过同出一源的无色能力侵蚀赤色狂暴的能量,却禁受不住它如同狮子一般凶猛的攻势,在魂魄即将灰飞烟灭之时只好退出作罢。

周防再睁眼时,眼前是一片熟悉明媚的阳光,巫医瘦小的身躯在脚下的石壁上拉出纤长的影子,红色的眼睛里流露的是担忧的神色。

“尊……”安娜的眼里是族长身上不自主散发的热烈红色。她的眼里只能看到红,即使是多高明的巫医也无法用药草令她的色觉回复。不幸里的万幸,这只感应能力强悍的幼崽出生在赤族的育婴室里。

此时,副族长像是能感受到巫医的担忧,他的影子也被拉入了族长巢穴里头。

“无论你做什么,你都是我们的王。”草薙感觉空气似乎凝固在一起,叼着一只死透的白老鼠在巢穴里一块空地坐下,老鼠白色毛发上,沾染上的动脉被撕裂时喷射而出的血液早已干结成褐色的血迹,眼睛突出是一副惊恐的模样。

“那是无色之王。”周防黑色的胡须颤动着,无声中向无形的杀手宣战。

“吾等大义不容灰霾。”赤青两族在边界上对峙着,空气里的火药味浓厚得一触即发。青族带头的金色母猫淡岛向入侵者喊出这句宣言,磨得尖利的爪子摩擦着地面,留下一道道深刻的抓痕,“青族的边界,不容侵犯。”

“周防阁下,”宗像语气平和,眼睛里却透出不容侵犯的战意和隐隐约约的悲伤,爪子不断伸缩着准备攻击,空气里泛着微弱的青色光芒“我认为您不应该挑起事端。”

“宗像,挑起事端的是你们吧。”周防一改往常慵懒的语气,身上也燃起了比青族族长身上猛烈得多的火焰,“我们的巫医为什么会死在边界处。这里并没有其他猛兽。”

“武士守则里,武士不允许攻击巫医。但也不允许别族轻易踏过我族边界。”

青色的火焰包裹着赤色的火焰,试图阻止它的进一步侵蚀。但化为利刃的赤火破开了青色的盾,越过河流把剑锋指向青族的营地。

-tbc-

卡文卡文.没修文没修文.

不知道怎么写了w

评论
热度(3)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