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Youth

这是一个空少和机师谈恋爱的故事。

答应了要写的 @源雫 。结果写到后面不知道写了什么。

BGM:Stop the clock-《冲上云霄》电视剧插曲

有点周江。

[喻黄]Youth

  炽热的阳光炙烤水泥所铺设的地面,地表的空气被炎热扭曲得现出形状。几架飞机从跑道滑回停机坪,悠闲自在兜转在这片广阔的空间里,心满意足后顺着既定的轨迹滑回属于自己的场地休憩。

  机械表却未停歇脚步,指针仍在绕着刻度行走,嘀嘀嗒嗒的声响准确形象地彰示时间正在逐渐逝去。坚固的钢化玻璃把令大地都无可奈何的炙热隔绝在外,寂静的机舱内只余清凉的空气在悄然流转。

  操作室的门发出轻微的声响,被推开一道不大的缝隙。一束目光从门后轻柔地投到玻璃窗前,窗前的男子扶着腮,饶有兴致地看着停机坪上起起落落、游走不定的飞机,像个小孩一样盯着外面每架飞行器的雪白机身。他坐在机舱中,不在乎身边的变动,只在乎平台上稍作休息又将启航的,在空中尽情翱翔的精灵。

  “少天……”门后的人推开身前的门板。

  “黄少天……”叫唤无果后走入室内。门后机舱里稍热的空气悄悄流转经过,吹起呼呼的风声。

  “黄机长。”机械表的指针仍在转动。他走至窗前,却不忍纷扰此情此景。向来待人温和的乘务长无奈地摇摇头,微笑着搭上飞行员的肩膀。嘴唇凑到他的耳边微张吐出几个音节。

  “文州,你怎么走路都不带声的,这样会吓出人命的知道不,嘶……”

  黄少天耳边响起一声略带歉意的轻笑,温热的气息不经意地抚上他的耳垂。他的神被一根无形的绳扯回窗前,明澈的玻璃窗上映出两人的影子。黄少天正义正言辞地转身控诉着这种走路不带声的行为,却猝不及防被盛着冰水的杯子贴上脸颊。

  “是你太留神外面了。”

  喻文州站直身子,身上裁剪适当的合身服饰衬出他令人艳羡的身材,黑白搭配的制服映得原本就精神的面容更显爽利。

  几块尚未融尽的冰在凉水表面自由地浮动,外杯壁上重新结了薄薄的雾气。

  “来,喝口水。”

  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手中的“凶器”,解愤似地一饮而尽。冰水划过喉咙携着阵阵清凉,体内躁动的分子被逐渐平息。他站起身活动了下手脚,取下脖子上打得一团糟的领结。

  喻文州轻叹,在黄少天得逞洋洋自得时帮他系上一个标准的结,还顺带理了理对方的领子。

  “黄大机长,你需要重修礼仪课。”

  喻文州把领结往上一扯,把领带绕得更紧,惹来对方不满的呼声。

  “谁为我补呢,没有一个老师肯为我上课哦?”

  黄少天手指抚过乘务长肩上绣着两杠黄线的肩章,章上凸起的痕迹是别样的触感。他的语调上扬,比起提出一个有价值的问题更像是一次稀疏平常的调情。

  “那我只好亲自为少天补了。”

  喻文州嘴角的弧度更深,简单地用行动去回复对方的问题。唇轻轻覆上对方一向喋喋不休的嘴,彼此唇舌相缠,双目微阖,交换一个温柔又绵长的吻,享受浅尝辄止之乐。

  指针指向整点,机械表敲起报时的钟声。

  两人理好服装,拉开虚掩的门往外侧的舱室走去。几位空姐在休息间里一边整理一边谈论着最新播放的电视剧,一位帅气的小哥正收拾着小推车里的杂物,一些闲着没事干的乘务员在座位上聊天看报补眠,也不乏有谈着到达目的地后往哪个名胜约会谈恋爱的。

  “好了,要开始了。”喻文州抬手看一眼时间,击掌提醒机务人员们该准备开始工作了。正在休息的空姐空少们活动了身子,走去工作岗位待机。

  “文州,你看我颜值也不差,有没有机会当个空少。”

  舱门开启,乘客三三两两地踏入机舱内。黄少天穿着机师服站在喻文州身侧,向乘客微笑致礼时不断偷偷把目光投向站在身旁的人,等着客流稀疏时问一两句无关紧要的话。

  “挺有潜质的。”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颜值给予了肯定,却很快就给对方补上了一刀。

  “不过先修礼仪课再说吧。”

  又有一批乘客登机,喻文州不厌其烦地继续着工作,查看乘客的机票后微笑地还到他们手上,再向他们致礼问候。

  黄少天的职责不和乘务员一样,礼仪素养也不像专业的乘务员那般高,见乘客登机登得差不多,便溜回了操作室里。

  “郑轩,要起飞了,醒醒醒醒。”

  黄少天毫不留情地摇醒了刚进入操作室又开始补眠的大副。一看就知道那是前一个晚上光顾着打游戏没怎么睡的网瘾少年。

  “压力山大啊,黄少。”

  郑轩打了个哈欠也算清醒过来了,拉开操作室的门打算去休息间盛杯咖啡提提神,离开前还嘟囔着。

  “你还不是因为有喻乘务长催着去休息才早睡,可怜我这些单身狗。”

  黄少天可惜没听清郑轩在说什么。

  操作室的门又被推开,进来的却是另一位穿着机师服的人——江波涛。

  “江波涛,刚刚怎么没看见你,你去哪了,说,你有没有迟到?”

  “当然没有了,黄机长,”江波涛脱下机师帽,随手放在一旁的平台上,“刚找小周聊了会天。很多人找他照相呢。”

  “……做一下准备很快就要起飞了。”

  话音刚落,广播传遍整个机舱内,温柔低沉的男声正说着欢迎乘客乘坐本次航班,提醒着乘客系好安全带等事务。

  “黄少,你怎么不去说?”

  郑轩捧着杯热乎乎的咖啡走进来,整个操作室都被咖啡的香气所浸染。

  “文州说冯主席交代他绝对不能让我碰麦克风,”黄少天似乎十分焦虑地扶着就要低到桌子底下的脑袋,“明明我是可以正常说话的好吗你看我现在就不正常吗!郑轩给我把东西喝完再进来弄坏了这些东西你赔吗?”

  本来就是由乘务人员掌控广播的好吗?你太爱说话了。

  郑轩在江波涛“一路走好”的目光下留下背影在操作室外,一口喝了那杯没加糖的咖啡。

  第一遍广播后,喻文州走出广播间,在舱内分轻着下属的工作,帮乘客解决一些问题。

  “真不好意思。”

  帮助乘客把行李箱放上头顶的存放格后,转头看见一部手机的摄像头悄悄对准自己。喻文州笑了笑,在小姑娘失落的目光中,拿过那部粉红粉红的手机,删掉了那张偷拍的照片。

  机械表在嘀嗒嘀嗒地运作着。

  此时舱内响起一道清脆甜美的女声。

  “飞机即将起飞,请乘客系好安全带。”

-不知道是tbc还是end-

评论(8)
热度(35)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