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早起摸鱼一发

#喻黄##我一脸生无可依#

_喻文州的场合

  “哟,我们开会那么久了,打扑克吧。”叶修衔着根棒棒糖,咬着棍子一翘一翘的。

  “盖棉被吧,最简单最原始的玩法。”肖时钦刷刷刷地洗着牌。

  “这个游戏考验的是眼疾手快,对于锻炼反应能力很有帮助。”张新杰一本正经地扶了扶眼镜。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

  “文州,这样吧,待会QQ上有人第一个向你提出要求,一定要完成。”

  喻文州面前整整齐齐地码好了一堆扑克牌。

  叶修话音刚落,喻文州还没说什么推辞,一直隐身状态的小企鹅就叮咚叮咚地响起来。

  喻文州看着那道消息,脸上一直平静的笑容起了波澜。

  他对着输入信息框删删减减了很久很久,久到海都枯了石头都烂了,才一脸“我要放弃了”按下了发送键。

  “没看出来啊,发消息都那么慢,”叶修叼着那根棒棒糖毫不含糊地说,“来来来洗牌,下一轮。”

_黄少天的场合

  “我靠靠靠靠靠怎么又是我,简直不想再说话了。”

  黄少天一脸生无可依把手底下的牌全部掏走。一副扑克就这么凌乱地躺在他的面前。

  “黄少天,你6和9都分不清啊哈哈哈。”

  “说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我看你大冒险得了。”

  “去给QQ最近联系人第一位发一句‘请正面上我’。”

  黄少天本来还想辩驳一篇长微博,但一盯上提出要求的女孩子时苏沐橙摆出纯良的笑,他只好认栽敲开最近联系人第一位的窗口。

  那颗闪闪的六芒星瞬间pikapika的燃起了神圣的光辉。

  他点开“索克萨尔”的对话窗,打上那句话,看着发送消息时一转一转的小圆圈,不知道该庆幸高兴还是伤心难过。

  黄少天的表情又哭又笑的,周遭的看着都难过。

  那句话像一句咒语,点亮了沉睡已久的六芒星法阵。头像亮起来,显示着正在输入。

  过了一分多钟,黄少天等不及要开始下一轮游戏时,对方才回了一句话。

  “少天,晚上洗好等我。”

  底下还加上了“^_^”的颜文字。

 

  第二天,黄少天说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实诚的队长。

评论(4)
热度(23)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