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有病就别吃药去打针(上)

脑洞源于昨天我发烧吊针时的惨痛经历。三分之二扯淡,三分之一正剧。

 
  

[喻黄]有病就别吃药去打针

 
  

  人始终不是铁打的,你们坚强的楼主也经不住流感猛烈的攻击跪倒在了医院门口。当我历经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爬到医院挂号台的时候,通道上有穿着医护人员制服的人三三两两地经过。总感觉这一路爬来有点不太对劲啊,不知道是什么不对劲了,直觉告诉我反正就是不对劲了。

  别纠结这些了嘿,看病要紧啊。

  挂号,探热,看病,直到医生用懒洋洋的语调下医嘱时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看来是发热烧坏了脑子,第六感失调吧。呵呵呵呵呵。

  浑浑噩噩地拿了两管药去输液室吊针前,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这变化无常的天气,即使是晚上输液室里也是满满当当坐着人的盛况啊。“护士快来拔针”的声音此起彼伏响不绝耳。我把输液单和两管药水递给了护士——长这么大了也就幼儿园的时候打过针,现在再打针还是有点恐惧的。我往玻璃小窗口里看了看,看能不能瞧着颜值特别高的护士,待会让她帮我插针消除一下我的焦虑感……等等……

  等等,我记得我近视度数不是很深啊,怎么看到里头的护士都是高个子短发而且是平胸呢。我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一些,在一片叽叽喳喳人为的BGM衬托下,一个护士凑到小窗口前翻了翻输液单接过药水对我说:

  “你好,你是XXX(我的名字)吧?先去找位置坐下吧,很快就过来。”

  那护士声音真好听,温润低沉,不去唱歌真是可惜了……不对,那是男声吧。

  里面那几个护士,也是男的吧?

  别的医院清一色的女护士,这里清一色的男护士。

  太得天独厚了吧。

  我是不是来到男科医院了?!

  我翻开医疗症对着上面的挂名的医院和输液室上贴着的医院名称一个字一个字对着看——没错啊,XX医院,没来错啊,就是XX医院,没有男科俩字。我松了口气,对面在睡觉的老太太睁开眼好像看了我一眼,还带着点鄙夷。

  安心了,我收起医疗症,打了个哈欠想睡一会。但就不知道为什么,输液室里总有谁还那么有精神叽叽喳喳的,吵着睡觉烦不烦啊。不对,这声音好像是从准备室里传出来的。

  “小卢,你去吧。”

  刚才让我找座位等着的男护士向哪个在输液区里一直晃悠的护士(男)吩咐,然后又继续不知道和谁说着话。不过是对方逗哏,他捧哏,还时不时还提醒一句“谁谁(没听清楚名字),小声一点。”

  

  那个小护士终于推着小推车来了,他在我手腕上绑上那根我至今仍不知道那叫什么名字的带子,好像觉得绑得不够紧,又把带子松开往上再绑紧一些。再让我握拳,拍了手背抹了碘液看血管,把脸往我手那凑得不能再近——这护士一看就是新手啊,不过看他颜值挺高,也没什么好担心了。他拿起针往我手背上一刺,针头在皮肤下戳来戳去。突然他突然把针拔了出来,用那块棉布压着失败的针口。

  “对不起对不起!压好针口很快很快!”那个护士向我鞠了个躬,脸上带着歉意地笑,连车都没推走针头都没换就跑去找帮手了。

  幸亏有另一个护士在旁边,他很快赶了过来还嘟囔着“小鬼就是麻烦”,旁边刚才找他帮忙的那个实习小护士就一直跟他拌嘴。

  他来到了我跟前,打量了一下刚才戳坏的针口就摁住缓缓要冒出血珠的伤口,把我的手背反转过来压在椅子的扶手上。

  “压着,我来帮你打针。”

  “另一只手拿来,拳头攥起来,对攥紧点。”

  “小卢看好了,别走神了啊。”

  “姑娘啊这个天气一定要多喝水多注意身体啊,你看你都没带瓶水喝的balabala”

  他胸前扣着的名牌上写着“黄少天”三个字,下面还有一串号码。我记住他了,他好烦啊。

  他一边说话一边继续着手中的工作,把那带子往我手腕上勒。那带子紧得哟,我觉得手都要被勒废了。他还在继续唠唠叨叨的,幸好他戴着个口罩隔绝了一点点音波攻击,否则我会立即休克过去的,然后要奔去儿科不,是耳科那里找医生了。

  不过我看他眉清目秀精神奕奕的,应该也是个帅小伙子吧。

  要不是他有那么多话说。

  那个声音温温润润的护士也走了过来,在正在拆开一个新针头的黄少天耳边说了两句话,就在旁边看着情况。

  妈呀,三个汉子围在我旁边,就算你们颜值不错我也会紧张的好吗。

  没容我进行太多的内心斗争,那个话痨护士速度很快,换了针头擦了碘液找了血管就准备戳针了。他甩了甩针头滴出的药水,调了滴液的速度就准备把针戳下来了。

  我手是抖的,差点想抽回手。他的力气也大得惊人,抓住那只可怜的爪子描了描血管就戳了下去,一边戳还一边说着什么“姑娘别怕啊我可是老手了保证一针到位一点也不疼。”

  旁边围观那个护士也向我笑了笑,肯定地点了头,“不用担心。”

  再一次安心了,我回头注视自己的手,黄护士已经戳好针贴好绷带了,没有一点痛觉。

  不对。

  似乎一股神奇的巨大力量向我的右手聚来,右手的皮肤下有一条瘀青色的痕迹逐渐加深。 仿佛要变异了。

  疼得要哭了。

 
  

—tbc—

8点前把第二更放出来。点文还没填呢坑还没填呢就只会摸鱼了QAQ!

 

评论(1)
热度(13)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