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有病就别吃药去打针(下)

写着写着没保存电脑重启了..

[喻黄]有病就别吃药去打针

“好痛。”

  轻微的咛声在有些嘈杂的输液室里响起,钻进黄少天的耳朵里,迅速又被淹没在人声中。喻文州也注意到了这点声响,回头看向那个刚刚黄少天帮忙插上针、现在疼得蹙起眉的姑娘。

  小推车还在通道中央没有被推出很远,黄少天带上喻文州立刻回到病人身旁,小心拿起她插上针管的手审视着情况。淤青的血痕在皮肤下流动,病人还在不断重复着疼痛。黄少天抬眼向身旁的喻文州投去求助的目光,无奈地带着歉意一笑,按着针口手起刀落爽快地把针把出来。

  “血管太细了,破了。”黄少天言简意赅地说着,不断向身旁另一位护士投着眼神。

  “待会缓缓再继续输液吧。”接受着黄少天用大拇指帮忙摁着伤口止血时不断用眼神说着“文州你来吧你来吧”的讯息,但再怎么着急,喻文州还是要顾及病人的感受。

   黄少天见血也止得差不多,往旁边饮水机接了杯水放在椅子扶手上。姑娘手上的血痕也褪得差不多了。

  “你是……?”喻文州向例先询问病人的姓名,以免打错针,得到肯定回答后抽出一根压脉带系在病人手腕上,怕不够紧看不清血管还勒了勒。

  “放松,不用攥拳。”他拍打着病人手背另一侧,仔细辨认每一根血管的位置。为了看得更清楚也为了消毒,喻文州如常规用棉签蘸上碘酒均匀地抹上。

  喻文州把注意力都投在了病人手背的静脉血管上,黄少天的注意力都投在了心无旁骛的喻文州身上。

  “不用紧张啊姑娘,他技术一向很好的人又细心比起一些女护士的还更好呢……”

  喻文州把细长的绷带粘在他的手臂上,他少在阳光底下运动,皮肤也显得白,也只有干净的绷带和纱布能和他的皮肤相比了。黄少天认为他应该把注意力更多地投到病人身上,岔开自己的注意力转去安慰病人。

  不过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顾虑,还拿着手机吃吃地笑,眼睛里好像在燃烧着类似于八卦之魂的火焰。

  喻文州很快把针刺进病人的血管里,输液管里回了血。他调节了输液的速度,松了口气。眼眸垂下,眼睫毛投置的阴影映下,平静而祥和的模样。回头看见黄少天看呆了的样子,弯起眉眼笑了笑。

  “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旁边的医护人员。”喻文州向病人叮嘱,“多喝热水,血管不太好。”

  “嗯好了好了休息一下别看手机了。”黄少天不知道小姑娘在神神秘秘地干些什么,他转身拉着喻文州推着小推车回去准备室,料不到身后有个镜头对准他和他旁边的人。

  

  “怎么了?”好不容易闲了下来。喻文州以正确的七步洗手法刷好了整双手的里里外外,看着正盯着手机笑得不可开交的黄少天,起了点小心思。

  “没什么哈哈哈哈哈看这条微博谁拍我们的照片啊!”黄少天说着觉得脸上湿湿的,抬手抹了把脸,“好啊,喻文州你往我脸上抹了什么东西,快回去再洗手。”

  “我看看。”原po的名字不是很眼熟,但转发在首页还艾特他们两个微博的人就特别眼熟了。喻文州用还没干透的手敲开了黄少天的手机,点亮了那两张明显是偷拍的图片。

  “老叶还找上我们了。这谁拍的图片还加了滤镜去拍啊。喂喂喂你的手还没干啊糊一屏幕的水怎么看啊。”

  “好了好了,一起看看。”喻文州抬手揉了揉黄少天偏浅色的头发,拿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刷起了微博。

  [@手癌晚期没药医:今天发烧了打针被戳了三次QAQ但是看到颜值那么高的护士,一本满足。]

[两人相视一笑.jpg][两人并肩的背影.jpg]

  点击量、转发量都噌噌噌地往上涨,下面的评论无非都是“哪家医院的护士颜值那么高我也要去吊针!”“为什么有股不可名状的暧昧”“妈呀都是粉红粉红的气息”还有少部分的“心疼被戳了三针”……。

  “少天,下班了。”喻文州看着手机上一跳一跳的时间,无奈地提醒着一直翻着评论乐得停不下来的人。

  “好了,一起回去吧。”

  他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收拾好东西跟上已经启程归家的人。

  暖黄的灯光洒满夜晚的街道,两个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end-

填上了脑洞了,呼。昨晚吊针的时候我真被戳了三针,现在手还是疼的..但是手癌被治好了2333.

评论(1)
热度(10)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