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喻黄]寻忆

好像赶不上了x


[喻黄]寻忆

“队长……哦,你应该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病房的门被拉开,来人挠了挠头,看向病床上一脸迷茫的人。

“我叫黄少天,是你的同事。”

他自顾自地往旁边的椅子一坐,把带来的慰问品随手搁在床头柜上,捞起果篮里的苹果开始削。

柜子上还摊放着一些收拾起来实在零碎的杂物,无非也是一些不知道是谁寄来或探望时留下的信,都被完好地被信封包裹着。

“少天。”

喻文州隐隐感觉眼前的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你是叫我作队长?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黄少天正在削苹果的手顿了顿,一直流畅连接着的果皮断开,啪嗒就掉到了地上。

他捡起果皮,未等喻文州追问,就轻描淡写地避开问题,继续手上的刀削苹果。

“我好不容易才削成这样的……”他抱怨道,“对啊,你就是我们最最亲爱最最敬重的队长了,真的不骗你,你可是蓝雨里的顶梁柱啊。”

“那,这是谁?”

喻文州沿边缘小心撕开信封——并没有信,倒出来的是一张照片。

“这张相片!”黄少天抓起喻文州拿着相片的手看了一眼。数码相片的好处也就是清晰又经得起岁月磨砺,不会发黄褪色了吧。相片中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上洋溢着喜悦的笑,欢呼呐喊,中间的两个青年还捧起一座分量颇重的奖杯,一旁印着熟悉图样的队旗甩在了他们的肩上。

  这两个人……喻文州把手抽回去时眯起眼仔细辨认了一番,一个是更年轻时的他,另一个无疑是那个还未完全磨去棱角、坐在面前的黄少天了。

  “队长,你都认得这是谁吗,这是你,你旁边的是我,后面那个是郑轩,这个是于锋……这是我们第六赛季的照片呢,那一年我们拿了冠军!”

  喻文州等着下一句悠悠地“可惜你都不记得了”,结果黄少天只是继续畅所欲言,恨不得把他脑子储存的所有东西都在这几分钟塞到喻文州的脑子里,像是回到了当时年少轻狂追逐荣耀的时刻。

还有很多张信封中夹着的相片,有那些队员单人的,有集体的,也有一些不太正经用作表情包正好的图。

黄少天把削好的快氧化完毕的苹果切成小块,溅得满手果汁,随后也就叹了口气把整个苹果扔到废弃箱里。

一张张照片上熟悉的美好,也就在如今喻文州留下一丝虚无缥缈的印迹,往记忆深处寻,抓不牢它们的去向。

不记得了,就去找吧。

黄少天把那套明蓝的蓝雨队服塞到喻文州怀里催促他赶紧换上,引着他走往那片不知道曾经走过多少次的路上。


评论(2)
热度(8)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