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交,坑随缘填。

[楼诚]青瓷先生 1(神怪AU)(试阅)

提示:傻白甜,主角非人设定。坑品不好,谨慎。特别短。

青瓷先生
 
  1.往日

  明长官的书房里多了个瓷瓶。
  物件是一个瘸了腿的手下送的,手下捧着瓶子敲开了长官办公室的门,念着这是个难得的宝贝,央明长官收下。
  这瓶子是个普通的青瓷器,能细细把玩倒也称手:瓶身线条流畅,釉层质朴细腻,着了素雅如玉的青色,带一丝温润;不过瓶身另一侧一道细长的裂痕盘虬,磨在指上有些粗糙。
  明长官想着家里的瓶子都在多年前给小祖宗砸了干净,就把瓷器打了包摆在家里。
  没想到大姐喜欢这物件喜欢得要紧。
  “明楼啊,你哪得来这么件瓷器呀。”
  大姐眨了眨眼,柔柔地问了一句,目光始终在瓶身上流转摩挲。
  “以前苏州的院里也有个差不多的瓷瓶,可惜后来被个小子摔坏了去。”

  那时大姐还是个娇蛮的小姐姐,总爱穿着小洋裙,胸前松松地绑个蝴蝶结。有次回家抱了一个色泽剔透的瓶子,瓶里浅浅地刻着字。姐姐仔细的把它安在露台的檀木架上,精心照看着。
  自从得了瓷瓶,姐姐每天早上都起早出门,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串串的露水和一束束的野花,挑着鲜艳的放在露台的瓶子里,余下的编成花环,给爹娘和弟弟都戴上一个。瓶子里换了新鲜的泉水,看着水里一尾小鱼摇着扇子一样的尾巴晃晃悠悠,姐姐总会扯着垂在肩上的长长的麻花辫,甜甜的笑。
  姐姐正倚在院里的摇椅在编花环,正想着要不要再编一个,嫩白的指尖在花蔓上弯弯绕绕,缠成了一簇簇卷藤。长得脚踝一样高的草扫着嫩藕一样的脚丫,酥酥麻麻。
  “叮”。姐姐听见一声脆响,攥着编了一半的花环,提起裙子哒哒哒地跑到露台上。地上的水迹渗到木地板里,小鱼瞪大眼睛,尾巴无力地抽搐就没了动静,碎花和瓷片散在屋里,拼凑不齐。而始作俑者不知道跑哪躲起来了。
  姐姐撇撇嘴,眼里盈了一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喊着“明楼”就跑去找遍了附近的街巷。没找着明楼,只能委屈地找爹和娘。
  爹和娘把女儿捧在手心上宠得不得了,看不得囡囡掉眼泪,立即把闯了祸、窝在父亲书房装作用功的孩子揪了出来,陪着姐姐藏好碎瓷片,去院子里埋了有着扇子尾巴的鱼,被爹罚着抄了好多遍的千字文才告一段落。
  后来碎瓷片不知被帮佣拿哪了,姐姐也逐渐忘了这件事。很久以后,明台到了家,姐姐成了大姐,弟弟成了大哥。明台是一只不安分的猴子,总爱四处野,砸碎了家里一个又一个的瓶子,后来家里连一枚瓷器也不敢买了。

  “既然大姐喜欢,您拿着吧。”
  “那我收着了。”大姐还是把瓶子安到了露台上,愣了愣,又把他取下,轻轻地放进角落的柜上。
  “没一个省心的。”

  “明楼,你把瓶子拿走啦?”
  明镜踩着高跟鞋准备出门,随着脚步声急促地问正悠哉悠哉看报纸的明楼
  “没有。”
  “明台不在家,阿香也没见到过。怎么会好端端不见了。”
  “说不定它自己上街散步迷路了。”
  “净胡说八道。你得给我好好找。”
  “哎。”

  莫名失踪的瓷瓶子安然的立在书房的窗边,瓶里养着一枝花和一尾鱼。
 
  t.b.c.

诚哥一直在线,你觉得他在,他就在。
我本来想写大姐出门了一个瓷娃娃从报纸后面钻了出来。但我不写。

评论
热度(26)

© 青崖白鹿 | Powered by LOFTER